实文然中华公学-学校简介

校名/校址/电话/校徽 简史 校景

 

中文校名 实文然中华公学
英文校名 SJK CHUNG HUA SIMUNJAN
   PEJABAT PELAJARAN DAERAH KECIL,
DAERAH SIMUNJAN,94800 BAHG.SAMARAHAN.
电    话 082-803697
校    徽

 

 

简史

  实文然中华公学是间历史悠久的华文小学。它创建于一九二○年间校址在旧巴刹的一角。创办人是当时的华人甲必丹李平瑞先贤。当时,他们向当地热心民族教育人士募捐购买杨民先贤(拿督阿玛杨国斯之父)的住家为校舍,并取名为“大同学校”,聘请何介夫为首任校长兼教师,全校只有一位老师,学生也只有区区的二十三位。当时,学生入学年龄不受限制,随着家长的喜好,有者四,五岁就入学,有者十七、八岁才入学,故此一班内学生年龄参差不齐。当时,学校实施二学期制即上半年与下半年,同时也实施严格的留级制,因此有些学生读了七、八年甚至整十年,才能完成六年的小学课程。每位学生必须每月缴付昂贵的学费以应付学校的行政开支。当时的校董会全权负责学校行政与开支包括支付老师的薪金,如果每月收来的学费不足应付开支,校董会便得向坡众劝捐以补不足。

  “大同”改为“同民”

  由于当时校址建在砂隆河畔,时常受到怒潮(Air bena)的冲击,所以在三十年代学校被迫作首次的搬迁至安全的地方,并且易名为同民学校。

  “同民”改为“中华”

  随着日本军阀的南侵,本州也沦陷为日军的统治区,“同民小学”,也因此而停办了四年的时间至一九四六年,本州光复,同年“同民学校”也重新开办。由于“同民学校”受当时潮流影响,跟第一、二省内许多华小一样改名为中华公学,而延用至今。时至六十年代,建在旧巴刹的六十多间商店,再次遭受滚滚的砂隆河怒潮冲击而崩入砂隆河,而当时的“实文然中华公学”也遭受怒潮的吞灭。

  新校舍

  实文然新巴刹(现址)于一九六○年间兴建和竣工。实文然中华公(同民学校的前身)也于一九六三年尾搬迁至新巴刹后面左侧,新校舍分为二部份,前座是大礼堂(现今的教师办公室),后座是六间教室,其中一间教师亦作图书馆,这座共花去六万一千多元的新校舍于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十二日(星期日)由县长因仄莫哈末亚明沙登(En. Amin Bin Satem)主持剪彩开幕礼。开幕礼典礼在新校舍内之礼堂举行,受邀出席观礼者计有政府各部门首长,板厂经理、全体坡众、校友、学生家长、全体学生、老师,将近四百多人,为况殊盛。本坡邦曼查刘铭宗是这次建校委员会的主席。

  兴建大礼堂

  学校在校董会的管理下及老师们给予全力支持下,学校在各方面都得到迅速的发展,为了应付当时所需,在校董会主席陈学焕的英明领导下及全体校董的精诚合作下一间富丽堂皇的大礼堂于一九七四年九月十八日由黄华平先生(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之长兄)主持开幕礼。建造这座新礼堂的全部木料是由本区三间板厂:华林板厂,华兴板厂及古晋木材行报效。时至,一九八九年尾这座礼堂作首次扩建礼堂后半部走廊,共花去五千多元,使这座礼堂更为完整。实文然中华公学大礼堂可以说是古晋三马拉汉省内华小数一数二的礼堂,提供学生集会,举行各种庆典的好场所。

  兴建学生宿舍

  实文然镇的居民以马来人居多,伊班人次之,华人居少数。华文大多数集居于实文然镇,炭山区及附近几间板厂,近十多二十年来,我国华人社会的各项局势演变,一股的心态也在求己利益中所变迁。在此讲求快速效率,功利主义的社会,华人大都摒弃了传统旧型农业社会所强调的“多人好办事”,“多子的福”的观念,而进行节育运动。

  再加上目前乡村经济衰退,年轻一代大都在乡村呆不住而涌入城,谋求发展,这样一来,乡村人口就逐渐减少,而影响到本校华裔学生人数不但不会逐年增加,反而有逐年减少的趋势。有监于此,在七十年代初期,校董会便有招收土著学生的构想,以便增加本校的学生人数,确保本校老师人数,校工及书记不会学生人数太少被教育部割除。在当时校董会的精心策划与筹备下,校董们不辞劳苦,长途跋涉,深入甘榜,长屋访问,成功地招收到为数不少的土著学生。在此值得一提的是本坡商人林建发先生在协助招收土著学生方面居功不少。当时,林先生经常深入甘榜,长屋做生意,深受土著同胞的爱戴与信任,故此林先生极为容易向他们解释就读华校的好处而他个人在当时便招收到整三十名土著学生。一九七五年尾一座斥资五千六百多元的学生宿舍终于竣工。一九七六年初,实文然中华公学便成为晋汉省(当时的第一省)唯一拥有寄宿生的华文津贴小学。常言道“万事从头难”当初,教育部分文都没有津贴这第一批整整二十名寄宿生的饮食费,及照顾这些幼学生起居饮食保姆的薪金。校董会为了解决这项庞大的常年开支,当时实文然镇每间店铺每月乐捐十五元来支付寄宿生的伙食费,以及聘请刘梅珠小姐(07.11.1989荣修)为保姆的薪金,当时刘梅珠小姐每月的薪金为九十元。如果能力许可,每位寄宿生被要求给2干冬(Gantongs)的白米,以减轻学校的经济承担。经过二年极力的向有当局争取,教育部终于从一九七八年开始批准负责寄宿社的全部费用而学校保姆——刘梅珠小姐也于同年成为政府公务员了,享受一般政府公务员的权益。

  这第一批为数三十名的寄宿生是罗莎琳,萧月兰,刘明恒,保莉,狄娜,尼克松,张明,玛松烈,纪伯利,斯地亚,亚萍,尼尔生,高莎,韩丹,邓玉喜,钟丽华、达威,大伟,阿旺、保汉、莫斯登、伦远、纪奇、纪尼、亚齐、克依狄、艾特琳、碧达、麦哥、查伯罗及薛玉黛。其中一部分寄宿生因故中途缀学,剩余的这批寄宿生终于一九八一年完成了六年的华文教育毕业了而升上政府中学接受更高深的教育。这批彬彬有礼,刻苦耐劳的华校生如今已进入社会就业,均有优异之表现,深受社会人士的赞赏。

  扩建学生宿舍

  由于校方有套妥善管理宿生的方法及无微不致的照料,这些年幼的寄宿生使家长对学校有信心,再加上目前世界经济已由欧美地区转移到亚太地区,同时中国大陆所实施的开放政策使到非华裔同胞更觉得华文华语在日后的重要性而把子女送进华校接受华文教育,一九九二年报名就读本校的土著学生达四十多位这使原本拥挤不堪的学生宿舍情况更为严重。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创校兴学乃是千秋大业,同时为了不要使这批热爱华文的土著学生失去接受华文教育的机会,故此,校董会在李永新先生的领导下及全体校校董的鼎力支持下,在一九九二年尾终于扩建一座长约八十多,耗费一万六千多元的学生宿舍告竣工,目前本校的寄居生达一百二十位,其中绝大部分是依班同学。

  学校图书馆及校长室

  学校图书馆在鼓励同学们的读书风气扮演着积极的角色,尤其是在乡村地区,缺乏设备齐全的公共图书馆。本校自从创校七十多年来都没有一个设备完善的图书馆,只有借用大礼堂内一角落之小房间当作图书馆。一九八八年,在校董会主席庄梦珍先生极力奔走之下及全体校董给予全力支持一间设备相当完善的图书馆及一间校长室终于在同年七月中旬宣告落成。全校校董也合捐了一个非常美观为数千多元的资料橱,使图书馆的设备更为齐全了。这座图书馆及校长室共花费了一万多元,县教育局只资助四千元,不敷之数,则可说是动用了校董会全部“家产”了,而使校董会面临经济“破产”的边缘了。校董会这样关心学校,资助学校的办学精神值得赞许。

  扩建校舍,铺柏油校路

  近年来,城市里的人口不断膨胀,城市华小仍在建校舍以应付需求,这是好现象,可喜可贺;反应乡区华小目前因学生人数锐减,而逐渐趋向被关闭的危机。本校也是属于乡区小学,但自从建立学生宿舍,招收友族学生后,学生人数不象其他乡区小学,学生人数逐年减少,反而逐年增加。一九八九年,一年级新生爆满被迫一年级开两班,其中半数为土著学生,这是自创校以来同一年级开二个班级的首次。因此当年本校在县教育局的自动计划下成功扩建了一间教室,以应付需求,时至一九九二年尾校董会再次向教育局总部申请拨款二万元增建科艺室及音乐室以应付学校的需求。

  实文然中华公学地处沼泽地带,因此通往学校原本是条狭小的木板桥同时校董会每年都拨出颇大的款项作为这条公路一公里木板桥的维修费。有鉴于此,在校董会的极力争取下,经砂隆再也国会议员因仄瓦哈苏海利极力协助下,将这条木板桥拆除,并填土,这项工程终于在九○年尾竣工。由于这条校路地质松软,因此铺设柏油工程延至在九二年九月才完成。与此同时为了方便学校的管理及校园的美观,在实文然区立法议员哈志莫哈末诺罗汀极力协助之下,拨款三万元,围校园篱笆及重建校门也在九二年十一月竣工。这三项耗费约十万余元工程的完成犹如实文然中华公学换上新装。这三项工程——柏油校路,校门及篱笆在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廿六日(星期六)上午十时,由砂隆再也国会议员瓦哈苏海利及实文然区议员哈芝莫哈末诺罗汀联合主持剪彩启用礼。

  结语

  总而言之,本校在这儿十年的寒暑中,培养出不少英才,均能奉公守法,及时努力,由小学到大学或由外国学成归来者众,不论在国家或社会上服务,均有优秀的表现,的确为本校增光不少。此乃系归功于本校创办先贤,历届贤明校董诸公之彪炳劳积,教师们的循循善诱,认真教导,家长的通力合作及同学们的努力求学下,相信将后本校将有更优良的表现。  

 

校景

●实文然中公(1963)。

●新校舍全景。

●承建本校工程沈智勇先生将锁匙交给校童会主席李永新
(一九九八年一月五日)